Coma white(1)Werid Beginning(自杀房间同人)

李渭然:

 前记:题名来自于Marilyn manson的机械动物专辑中的Coma white,是当时一种迷幻药的名称。
设定是巫族和猎人的故事,在我眼里我实在不是很喜欢Alex,但是为了这个我喜欢了几年的cp我打算书写他们的故事。
原创人物全部跑龙套,因为这部电影里面我觉得能当配角的实在不多,Dominik的父母会充当配角。
正文开始
Tommy在酒馆的柜台旁边挑选着黑胶唱片,他嘴里叼着一板黑巧克力,扯着嗓子想吼上两声,学学自己的偶像Marilyn manson,结果脚边的黑猫Nick发出了抗议,他笑着看着那只陪伴了自己的几年的黑猫,“也许我还是更适合唱Justin bieber?”
Nick绿色的瞳仁像自己祖母给自己留下的绿宝石,Tommy总觉得自己的这只黑猫不怎么寻常,可自己又不是巫族,他耸了耸肩嘲笑着自己的丰富想象力。
忽然间Nick跑开了,躲到了柜台的后面。
Tommy嗤笑了一声,放上了机械动物那张专辑,“eh Coma white...”
他惬意地回到了柜台后边,开始擦起自己的那些玻璃杯子,他是个小酒馆的老板,生意虽然不算太好,不过也还勉强过得去,自己没有请伙计来帮自己的忙,很多事情还得自己动手。
毕竟自己是个英国人,本来打算交个波兰的女朋友,但是谁会看得上自己这个怪人?
不过自己也在波兰的这条小街里呆了好多年了,倒也没有太多的麻烦。
他看着眼前玲琅满目的杯子,叹了口气,有时候自己奇怪的收藏癖好会给自己带来些麻烦,这些奇形怪状的玻璃杯子有的时候清理起来会很费劲,他举起了一个看上去最普通的杯子,只是看上去被人捏过一般,留下了手印,他皱了皱眉,这是几年前一个穿着黑袍的少年送给自己的。
他有着清澈的蓝眼睛,如果不是他手上那把枪,他真想给那个少年一杯放上蜂蜜的热牛奶。
“我听说,”那个少年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累了很久,他用英语和自己交谈,虽然有些生硬,“你喜欢收藏不同款式的玻璃杯?”
Tommy愣了愣,“eh是啊。”
“我这里有一个杯子...”那个少年咧开了嘴,从怀里掏出那个杯子,“有一天如果说...”
Tommy被这个少年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是说...有一天也许我们还会再见。“那个少年把帽子带上,然后转身离开。
Tommy摸不着头脑地把这个杯子收下了,他把那个杯子好好清洗了几遍,他在杯子的下面发现了几个字母,他看着也许是德语或者法语?老天,他能把英语说清楚就算不错了。
Tommy最后把那个杯子放进了自己的橱柜,他等了几年,时常把那个杯子拿出来擦拭。
刚刚把那个玻璃杯放下的时候,有个人走进了自己的酒馆,Tommy打算打起精神招待这个客人。
那个人大概是个青年,随意的穿着,胡子拉碴,领着个行李箱,Tommy见过的人很多,对于这类人倒也是很会应付了,不过他眼尖地看到了青年腰边别着的那把枪,古朴的花纹倒是让他感觉有些熟悉。
也许研究Manson的时候不知道看了什么些怪东西?
”马天尼加绿柠檬。“那个青年盯着自己手边的玻璃杯子,”用这个杯子装。“
他也是用的英文和自己交谈,这里的波兰佬可不怎么喜欢讲英文啊,Tommy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是一个客人寄放在这里的...所以很抱歉,也许我...”Tommy脚边的Nick开始哀嚎了起来,它的爪子挠着自己的裤子。
自己刚买了几天的牛仔裤,他把Nick挪开,继续想说些什么,而那个青年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
这眼神可让自己不寒而栗,Tommy颤抖了两下,脚边的Nick叫的更响了。
“你是说我得给这个人用那个杯子?”Tommy不得不蹲了下来,朝着Nick询问意见。
Nick点了点头。
”好吧,老天我怎么会这么听一只猫的意见。“Tommy站了起来,开始为那个青年调制该死的马天尼。
”所以你是波兰人?“Tommy有些无聊,打算和这位奇怪的客人聊聊天。
”是。“那个人的脸上有着玩世不恭的微笑,不过Tommy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叫我Alex。“
”唔...难得的客人愿意跟我说英语,这让我有些不习惯。“Tommy转身瞟了一眼他的行李箱,”需要我给你推荐推荐旅馆吗?“
”据我所知你还有一间空房间。“Alex笑着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住在那里,我会给你适当的房费。“
Tommy还在切绿柠檬,他的刀刃偏过了一点。
不过感觉这个Alex也不是个好惹的,指不定是什么奇怪组织的成员,Tommy叹了口气。
不过更奇怪的是自己对Alex的莫名其妙的恐惧和Nick的反应。
“你愿意的话,我很荣幸。”Tommy扯了个笑,他把调好的那杯马天尼递给了Alex,“请慢用。”
Alex眯着眼看着自己,”Yaelle。“
那是个法文名字?Tommy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总觉得自己肯定在那里听说过。
”Huh?“Tommy只好这么回答。
Alex拎起自己的行李箱,“但愿你还疯狂地追求Marilyn manson和那该死的巧克力。”
Tommy呆愣地看着Alex上楼,”Nick,你说这个人是不是男巫?“
Nick也眯起了眼睛,然后就跑开了。
”shit...“Tommy只好继续擦他的杯子,”不过我还没告诉他房间在哪里啊...“
一切的一切让这个出生在威尔士的Tommy感觉惊悚不已。
”嘿,Yaelle。“Alex又下楼回到了自己的眼前,Tommy对于这个强加给自己的法文名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他竟然下意识地就觉得他在叫自己。
Alex喝了一口马天尼,神色厌倦,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开始出现了混乱和错位,这对于他来讲不是件好事情。
”调的不好?“Tommy有些紧张地放下了杯子。
”很久没有喝到这个味道,很怀念这个糟糕的味道。“Alex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笑容,”说实在的这么打扰你会让你很困扰吧。“
“并不会。”Tommy继续擦起了自己的杯子。
“不如...每个晚上我来给你讲个故事。”Alex抿了抿嘴,“但你得每天晚上给我调一杯,并且得用这个杯子。”
Tommy对于这个奇怪的要求无话可说,他潜意识里也接受了这个奇怪的要求。
 ”好吧,如果你愿意的话。“Tommy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的故事从哪里开始呢?”Alex把那个玻璃杯放在自己的眼前,透过琥珀色的酒液,他看到了杯底的字母。
Dominik.
TBC
 
 

评论
热度 ( 2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