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30)崩塌(还没有结局不是你们以为的崩塌

李渭然:

不知不觉已经写到三十了,谢谢大家。
“如果两位先生愿意。”阿然带着他们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她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钥匙,“也许这个风格你们会喜欢...不等等,你们愿意住一个房间吗?”
阿然指了指隔壁的房间,“如果你们不介意里面堆了一些Marilyn manson的专辑和手办之类的话,你们可以分两个房间住。” 
“我想一个足够了。”Tony从阿然的手里接过了那串钥匙。
“那么,住的开心。“阿然点了点头,她不打算打扰这对关系看上去不怎么一般的”伙伴“。
”两位先生的午餐会很快准备好。“她背对着他们说着。
“我想我们也会尽快下楼。”Jarvis习惯性地弯了弯腰,Tony打开了门,所有的桌椅包括床都是金属质地。
墙上张贴着Manson巡演时的海报。
“不得不说,”Tony走进了那个房间,“很有品位?”
“确切来说,”Jarvis在整理行李的时候回答着Tony,“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青少年喜欢的风格,sir。” *
“huh...”Tony倒在了床上,金属制的床架有点摇晃,”特殊服务...似乎不够意思。“
”也许惊喜在后面,sir。“Jarvis给他递了一件T恤。
大概过了十分钟,Tony和Jarvis换了件衣服,当他们下楼的时候,他们进店坐的座位上已经准备好了上了他们的午餐。
”云吞面。“坐在角落里的孜然突然出了声儿,”还算是当地的风味吧。“
Jarvis和Tony点了点头,Tony看到已经锁上的店铺门,他转头看了看Jarvis。
“因为既然是特殊服务。”阿然似乎注意到了Tony的疑惑,“所以只会服务两位。”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孜然也凑上来,“你们要是想走的话只要从后门走就可以了,我们不是黑店。”
Tony耸了耸肩,他坐到了座位上,看到了云吞面的旁边还有着两个甜甜圈,草莓口味的,上面还撒着一层草莓干。
“饭后甜点。”孜然露出了笑脸。
“Well。”Tony歪了歪头,Jarvis微笑着表达了谢意。
云吞面还算不错,Tony看着Jarvis面对着他那碗热气腾腾的面。
“你需要我帮你解决吗?”Tony用筷子敲了敲Jarvis的碗沿。
“您的健康状况显示着您不适合继续进食。”Jarvis拿起了勺子,他咬了一口云吞。
Tony看着他的动作,然后拿起一个甜甜圈咬了一口。
当他们吃完午餐之后打算上楼休息一会儿。
”晚餐的时间由你们决定。“阿然看着孜然从后门出去拿快递,然后开始收拾碗筷。
“Sir,广州是我们的最后一站。”Jarvis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他看着坐在床上的Tony,“大概在后天我们就得回纽泽西。”
“唔...”Tony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摇晃的铁皮人,他用手指戳了戳它的头。
“您开心吗?”Jarvis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使他可以去分析Tony的情感。
“意外地愉快。”Tony给了这样一个评价。
他们没再说什么,只是这么静静看着彼此。
过了半晌,“很高兴您能愉快地和我度过这个假期。”Jarvis低下了头,他的眼瞳颜色在不断地变化着,他清楚实体的这一变化,他不希望Tony注意到。
“我应该说些什么?”Tony笑着回应着自己的AI管家,他摊开了手,“这是我一直以来需要去做的,Jarvis。”
他们在这家奇怪的店过了一天两夜,虽然说有的特殊服务,但是他们很平淡地度过了这段时间。
在临走的时候,孜然又去取包裹了,“下次不许给我写贾尼大法好这种收件人名称!”阿然恼火地把她给轰了出去。
“好啦好啦,下次我写贾尼传教士。”孜然趿拉着拖鞋就出去了。
贾尼?What?Tony看到Jarvis的头不自然地偏过去了一点。
“两位先生。”阿然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包裹,“这是一位先生给你们的,具体他是谁,这是他的照片,当做给你们的留念。”
Tony看到手中的拍立得照片上是穿着兔女郎装的Happy。
“的确令人惊喜。”Tony吹了声口哨。
“谢谢您的这两天来的照顾。”Jarvis在临走的时候付了一定的费用。
“感谢孜然。”阿然终于笑着回答了Jarvis,“我本来不会做这样的生意。”
“谢谢那位漂亮的小姐。“Jarvis愣了几秒,阿然看到他的眼睛慢慢变蓝变浅。
“您不必刻意地去掩饰什么。”阿然最后说了一句。
Jarvis转过身后,露出了笑容。
等Jarvis和Tony搭上飞机回到了纽约后,Tony在机场门口发现了那辆在冰岛的车子。
”为您准备的。“Jarvis指了指那辆车,”上面应该会有跳跳汉堡店的餐点。“
”万能先生。“Tony把手里的能量棒扔给了Jarvis,“上车吧,纽泽西的变态先生还在等着我们。”
“我以为您会...”Jarvis似乎有些讶异于Tony的话。
“我想我们的假期还可以延长一点。“Tony打开了车门。
Jarvis勾起了嘴角。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他们就回到了纽泽西的公寓,Jarvis把所有的行李进行整理和清洗。
在做完了清洗和整理工作之后,他开始整理冰箱,他把过期的食物进行了打包。
这个时候,Tony坐在书房里,他拿着一个芝士汉堡,透过玻璃观察着邻居的住所,他咬了一口,感觉自己这样的行为也带上了几分变态的意思。
邻居的房间都拉上了窗帘,Tony无趣地咬开了一包番茄酱。
Jarvis在家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他卷起袖管,当他还在忙的时候,门铃响了。
“您好,亲爱的太太。”Jarvis打开了门,他看到Mrs Alford托着一个奶油蛋糕,上面点缀了很多的樱桃。
“您好...先生。”Mrs Alford有些惊讶,“这里是...”
“哦亲爱的女士。”Tony听到了声响,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舔了舔嘴角舔了舔嘴角,“我的太太外出采购了,这是我的...工作伙伴。”
Jarvis微笑着问好,然后他走到书房去等待。
他转头,就看到隔壁的男主人,笑着看着他。
“你得和我见一面,也许带上你的怀表会更好,我会帮你进行维修。”Mr Alford这么说着。
Jarvis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的眸色在不停地变化,而Mr Alford只是饶有兴趣地继续看着他。
“好的,Mr Alford。”Jarvis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Tony还在进行着与美丽女士的交流。
“哦是这样啊...”Mrs Alford露出了了然的微笑,“向您的太太致以我的问候。”
说着她把手中的蛋糕递给了Tony,Tony从她的手里接过了那个蛋糕,Tony撇了撇嘴。
“你们刚搬过来就出去旅行了,”Mrs Alford笑着说,“我们还没问过好,本来为我丈夫做好了蛋糕,既然你们回来了所以...“
”感谢您的问候,但愿您的丈夫不会不开心。“Tony挥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这让他看上去有些蠢。
“当然不会,他很喜欢你们。”Mrs Alford指了指那个蛋糕,”那是我的丈夫希望给你们的。“
”不胜感谢。“Tony感觉自己有些不耐烦,在面对这种邻里间的友好问候的时候,还是Jarvis比较擅长应付。
“如果您的太太回来了希望她能加入我们的茶会。“Mrs Alford点了点头。
“女士们的茶会一定很有趣。”Tony应承着。
“那么再见了."Mrs Alford挥了挥手。
”再见,美丽的女士。“Tony松了口气,关上了门。
“全都是樱桃的蛋糕。”Tony随手把那个蛋糕放在了桌子上,“聊胜于无?”
“我会解决掉的,sir。”Jarvis从书房里走了出来,Tony看见他的眼睛变成了铁蓝色,白金色的头发似乎也深了一些。
“你的实体?”Tony靠在桌子边,这么说着。
Jarvis的眼睛和发色又再次变浅,”刚刚我看到了隔壁的Mr Alford。“
”可是你的头发长度没有变化。“Tony打量了一下Jarvis,”你的实体高度和五官也没有进行调整。“
”我很好,sir。“Jarvis打算继续去清理冰箱,Tony抓住了他的手腕。
Jarvis又系上了丝巾,Tony深吸了口气。
”你怎么了。“Tony的手被Jarvis用巧力挣脱。
”我很好,sir。“Jarvis回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可这一点都不能让Tony放心。
*号注释: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期也可能吧)玛丽莲曼森爆火,粉丝多为狂热的青少年,1999年发生了科伦拜因枪击案与他似乎有些关系。

 

评论
热度 ( 18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