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31)值得的交易

李渭然:

Tony看到Jarvis没再回答什么,继续收拾着公寓,他有些犹豫是不是应该对Jarvis进行一次系统的检查。
“如果您想进行检查和更新的话。”Jarvis把那个樱桃蛋糕放进了冰箱,“我想我自己做得到。”
Tony看到他拿起外套打算外出,“你现在想去哪儿?”
“我是说...”Tony感觉自己似乎过于关心Jarvis,Jarvis看出了他在想什么。
”我去采购一些食物而已,sir。“Jarvis想起了些什么,”如果您愿意的话,客厅里还有一些没有归纳好的碟片,您愿意的话...“
”Okay...“Tony无奈地笑笑。
Jarvis握着钥匙的手指缓缓收紧,”很抱歉,sir。“
”没什么好抱歉的。“Tony背对着Jarvis摆了摆手,他放轻松了点,他打算解决完草莓奶昔之后去看看那堆无聊的碟片。
Jarvis出门之后,Tony解决完了食物后走到了客厅,他盘着腿坐在了地上。
虽然说是一些没有归纳好的碟片,Tony看得出Jarvis还是挑了几部自己喜欢的类型,他在一一浏览的时候,看到了一张没有任何标注的碟片,虽然有着一些好奇心但是Tony还是把那张碟片放在了一边。
“也许会是三级片?”Tony勾了勾嘴角,他想不出Jarvis会有怎么样的恶趣味。
他随便抽了一张喜剧的碟片打算用来打发时间。
这部喜剧片还不算无聊,虽然有些低级笑料让Tony没办法认同。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Jarvis抱着一个纸包回来了。Tony看到了他的长发,还有相应调整了的身高。
可为什么发色是金棕?
“Jarvis...”Tony看到Jarvis把两盒樱桃放进了冰箱,还有牛奶和面粉。
Jarvis转过头看着Tony,手里还拿着一盒鲜奶油。
“Sir,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回到纽约,到时候您可以对我的实体进行调整。”Jarvis抿了抿唇。
“好。” Tony只好就这么答应下来,“你打算做蛋糕?”
“是。”Jarvis把该放的东西都放进冰箱后,他把剩下的零食取了出来,放到了Tony的面前。
“迪斯尼奇妙夜?”Tony盯着那堆零食。
“您愿意的话。”Jarvis也盘腿坐在了他的身边。
 “Okay。”Tony打开了一包Dorito,Jarvis握住了他的右手,Jarvis左手上的戒指在Tony的皮肤上留下了稍浅的印痕。
Tony慢慢垂下右手,Jarvis的体温慢慢升高,这不会让Tony感觉到不舒服。
 “Jarvis,回到Stark大厦,我想他们不会为难你的。”Tony侧头看着他。
“我相信您,sir。”Jarvis的眼中满含着信任。
Jarvis将右手背到身后,他察觉的到自己右手的指骨渐渐蜷曲了起来。
Jarvis看到身边的Tony盯着电视屏幕,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之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有那么一瞬间想放弃自己的想法。
他不愿意让Tony度过没有自己的生活,即使只是很短的几十年,但这对于Tony来说,也许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但也只是也许,是吗?Jarvis自嘲地想着。
既然已经快成功了,只要和那个男人谈判成功,自己就不用再顾虑什么了。
”Dr banner,请您在一个礼拜后在情人节的老地方等待我们。“Banner的工作界面上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身边的Steve看到Banner有些不寻常的表情,”怎么了,Banner。“
”我想。“Banner摘下了眼镜,”我们也许做错了。“
Steve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也许寻求的就是毁灭。“Banner揉了揉眼睛,”否则他不会留下那么多漏洞让我们有机可乘,虽然我们始终缺少Tony的权限,但是我认为。”
他顿了顿,“权限就在他的手上。”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大可不必这么做。”Banner看着沉默不语的Steve,“我们应该相信Tony,而不是去做了那么多....”
“抱歉,Banner。”Steve无奈地笑了笑。
Banner叹了口气。
Jarvis看着他们的对话,笑着关闭了界面。
“明天我想去拜访Mrs Alford。”Jarvis轻声说着,他感觉得到Tony有些困倦。
“你愿意的话。”Tony打了个哈欠。
“好。”Jarvis握着Tony的手缓缓收紧。
等到第二天早晨,Tony发现自己从床上醒来后,他起床给自己倒了杯水,他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发现Jarvis已经不在了。
“所以他去参加了主妇们的茶会?”Tony在流理台上看到了自己的早餐,“热情很高。“
Jarvis拎着包装好的蛋糕,按了邻居的门铃,他调整了自己的头发长度和身高,尽量让自己的五官变得柔和一点。
”Honey。“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不必伪装自己,我的太太不在家。“
Jarvis笑着看着眼前的Mr Alford。
”A。“Jarvis用清冷的声音念出了他的名字。
”感谢你还记得我,Honey。“Mr Alford侧了侧身子,”请进。“
”你愿意考虑我的条件了?“A把那个蛋糕打开,切了两块,”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能吃。“
”你喜欢就好。“Jarvis站着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给自己拿了很多的樱桃,他皱了皱眉。
A指了指客厅里的那张藤椅,“请坐。”
Jarvis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那个怀表,A含着勺子把那块怀表给抢了过来。
“你不知道我拿这块怀表去引起你注意的时候有多心疼。”A含糊地说着。
“我想谈谈我们的交易。”Jarvis盯着A说着。
“伙计我们至少也有两三百年的交情了。”A放下了那块怀表,“为什么不放轻松点。”
“在这两三百年你尝试过无数次禁锢我的灵魂。”Jarvis挑了挑眉,“虽然你还算尊重我的意愿。”
“Easy。”A捻起了一颗樱桃,“这次的条件绝对让你可以接受,条件随便提。”
“你不像是个乐于助人的人。”Jarvis的眼神中带着警惕。
“但是活了这么久我毕竟得给自己找点乐子。”A把蛋糕放在了一边,“我只要你的灵魂呆在我的身边,五十年,怎么样?”
Jarvis的表情没有变化。
“说实在的老兄,这很划算好吗?”A挥舞着手臂,“我会为你准备好今后的皮囊,帮你找那个蠢货的灵魂,说实在的,我活了那么久,从来没做过这么赔本的买卖。”
“你对我的灵魂有那么执着,”Jarvis的眼睛颜色开始发生变化,“这令我惊讶。”
“波斯猫先生。”A调笑地看着Jarvis,“你的实体快撑不住了,不如考虑考虑?”
Jarvis没有多加犹豫,”我同意,在一个礼拜后,我会等待着你。”
A又拿起了蛋糕,他的表情很愉悦。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Jarvis蜷起指骨敲击着藤椅。
”不要得寸进尺,亲爱的。“A翻了个白眼。
”给Friday一个灵魂。“Jarvis眨了眨眼,”这对你来说根本不算是一件难事。“
”他根本不值得你那么做。“A扔开了手中的叉子,”你蠢了两三百年了,亲爱的。“
”答应我这个条件。“Jarvis停顿了一会儿,”一百年。“
”真是受不了你。“A笑了笑,”不过我也算赚回了点?“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希望我的灵魂呆在你的身边。”A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壶红茶,他也给Jarvis倒了一杯咖啡。
“很多时候求之不得的东西才值得去争取,至少于我而言,是这样的。”A拿了一个大号的马克杯,他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杯子,犹豫了一下,他决定还是换一个杯子。
“那个人骨的杯子你竟然还保留着。”Jarvis看到A拿出了一个质地奇怪的杯子。
“eh亲爱的我想说,如果有人杀了你的...算是主人吧,你会怎么样。”A又拿了一个苹果,他把它扔到半空,然后盯着Jarvis,”再加个前提,你拥有实体。“
苹果落地,Jarvis看着那个苹果。
”你知道我根本没有办法。“Jarvis似乎很遗憾地叹了口气,只有A知道他的想法有多恶劣。
”比起我来说,你才是那个最狠心的人Honey。“A握着自己的那个杯子,”无论怎样,我都没想过我会让我的太太多难过。“
”相比我而言,你的确是不错的爱人。“Jarvis颔首。
”虽然我看不惯你主人已经很久了。“A笑着说,”但是,你这么做...“
Jarvis打断了他的话,”这是我能决定的最好的选择。“
”你开心就好。“A把手里的咖啡递给了他。
”谢谢你。“Jarvis瞥了一眼眼前的咖啡,然后起身打算告辞。
“你的性格什么时候跟那个讨厌鬼一样糟糕了?”A恨不得把那杯咖啡倒在Jarvis的身上。
“虽然要准备的东西不多,但是我想。”Jarvis走到了门口,”让大家都有个惊喜。“
”期待你的死亡惊喜。“A一把把门关上。
 

评论
热度 ( 13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