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29)孜然和阿然的店(迷之抢镜

Paul重症患者:

Jarvis侧头看着这个坐在身边的男人,他模拟人类的呼吸,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有些愚蠢的小动作引起了Tony的关注。
Tony用手肘捅了捅Jarvis的腰,那里是Jarvis的“敏感点”,Jarvis表示配合地颤抖了两下。
Jarvis看到了Tony的眼睛,那一双深褐色的眼瞳,如同浓稠甜蜜的巧克力糖浆一般的眼瞳。
“我会一直陪伴您的。”Jarvis低下了头,他看着自己不自觉蜷起的指骨,露出了微笑。
“但愿。”Tony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乘着那辆租来的车,绕着冰岛转了几圈。
除去半路抛锚, 汽油用完了在公路上露宿,被迫去搭讪那些青春期的小妞来换取些汽油或者点火工具,大概这一次的旅程还都算不错。
“所以万能先生,你是不是该对这次的冰岛之旅来个总结。”Tony在最后一次使用这辆承载了他们很多“美好”记忆的车子的时候,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很多意外都是在您的解决能力之内的。”Jarvis看着Tony敲击着方向盘,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该换首歌。
“包括从一个只有十四岁女孩的内衣里拿出...”Tony停顿了一下,“Okay,那还是限量版的Zippo。”
“我认为对您来说那会算是愉快的经历。”Jarvis考虑了一会儿,也许Honeymoon会不错?
“的确,非常愉悦。”Tony听到Lana的声音翻了个白眼,他伸手按下了切换键,是Cheerleader,“如果在做爱的时候突然有人进来观看这场真人秀,的确很愉悦。”
 “衣衫完整。”Jarvis说出了这个关键词。
“我也许该庆幸那只是前戏。”Tony看了一眼Jarvis,而对方只是像个蠢货似的盯着自己看。
“All too well.”Tony又按下了切换键,The weeknd的Cant feel my face。
完美的音乐,不得不说。
下车的时候,Tony打算买下这辆车,运回纽约。
“Goodbye honey。”他用力地关上了车门,“咱们纽约见。”
“具体的手续已经办理完成。“Jarvis最后检查了一下汽车。
”下一站?“Tony回头看着Jarvis。
”广州。“Jarvis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不过也许您先得做个选择题。“
”比如?“Tony挑了挑眉。
”您愿意回一次巴黎或者斯德哥尔摩。“Jarvis这么说着。
“我想去一次阿姆斯特丹。”Tony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所拥有的时间。”Jarvis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没有您所想象的那么充裕。”
“Okay,巴黎。”Tony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如您所愿。”
(这里具体还有一段大家可以看番外2)
在转机之后,他们才搭上了前往中国的飞机。
“你没有在行程中安排日本。”Tony调整了一下坐姿,这让他更舒服了些,“有些遗憾?”
“考虑到各种因素我想日本不算是个好选择。”Jarvis查看着数据库,”比如亲爱的Miss Everhart正在日本享受假日。“
”.....这算不上理由。“Tony的声音压低了点。
”您有些窘迫。“Jarvis适时地报告了Tony目前的状态。
”Holyshit.“Tony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在到达广州之后,Tony查看了一下Jarvis所安排的行程。
不得不说,第一天的行程安排,只是去一家店,是一家餐馆。
”这家店...“Tony接过了Jarvis给他递来的能量棒,”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店主是这家店的特色,似乎热衷于角色扮演。不过只要经受住店主的刁难,就能有意想不到的服务。“Jarvis停顿了一会儿,”这是Mr Hogan所推荐的。”
“Happy那小子推荐的?”Tony揉了揉眼睛,“我现在很怀疑那家店的店主是不是让他穿上了兔女郎的装扮。”
“也许...”Jarvis继续说着,“这家店的店主很喜欢设置障碍。”
“障碍?”Tony撕开了包装纸,“我很期待。”
“希望您能满意。”Jarvis在看到了其他顾客的评论之后,点了点头。
这是一家开在小巷子里的店, 提供各种服务,所以虽然说是一家餐馆,里面的东西还是让人可以惊讶地大叫一声的。
这家店的名字也很奇怪,Britney&Stark
“店主喜欢美国甜心。”Tony想到了Jarvis的白金色的发丝,“也许你的头发颜色,该深一点...”
当他看到Jarvis眼瞳颜色也变成了深棕的时候,他耸了耸肩,“够到位的。”
“您好,”看到两人进了店铺,一个矮个子的中国女孩跑了出来,“是两位....!!!!!”
“What?”Tony盯着眼前的神经质的女孩,Jarvis把Tony稍稍拉后了一点。
“孜然你是...”又有一个较高个子的女孩匆匆忙忙地出来了,她瞟了一眼身边说不出话的孜然,“Well,两位外国帅哥,欢迎光临。”
还算流利的英文让他们的交流还算不上多困难。
除了那个坐在凳子上一直颤抖着的女孩,对了她叫什么来着,孜然?
“阿然你看...”Tony看见那个高个子的女孩子拉着孜然靠近自己,说着中文,“去把头发扎起来好吗,痴汉。”
“抱歉,先生,请先坐下吧。”阿然指了指店铺里的布艺沙发吗“当然如果您不喜欢,里面还有其他的座位供您选择。”
Tony和Jarvis又走了几步,店铺内部摆着各种各样的座位,皮质沙发,木凳,还有钢铁质的座椅,这让这家店的装修风格显得很混乱,墙壁上到处贴着Iron man和Briteny Spears的海报,Tony挑了一张钢铁质的座椅,Jarvis坐在了他的旁边。
过了一分钟,孜然抱着一个箱子,走到了他们身边。
“如果你过于紧张。”阿然瞟了她一眼,“不如这一次我们可以降低难度。”
孜然直接把那个箱子扔给了阿然,“没错,长得这么像Tony的人,我一定要给他一折。”
Tony戴上了耳机,他听着Jarvis给自己的翻译。
“两位先生,只要你们其中任何一位可以唱出这首歌的一段歌词,就算通过我们的刁难。”阿然说着点开了一首歌,脸上的表情没怎么变,孜然在旁边急的跳脚。
Jarvis通过系统分析,发现是一首香港歌手唱的粤语歌。
陈奕迅的《白玫瑰》
“你没有放狐狸精?”孜然敲着键盘。
“混剪看多了你。”阿然翻了个白眼。
“我想我能完成这个任务,sir。”Jarvis笑着摘下了耳机。
“如果不像Dummy挠墙那样的话,的确值得期待。”
Jarvis微笑着起身,他走到了那两个女孩的身边,“我希望开始尝试。”
“请便。”阿然又放出了伴奏。
Tony的手撑着下巴,他期待着Jarvis的表现。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得不到的从来矜贵/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甘心垫底衬你的高贵/一撮玫瑰无疑心的丧礼/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下一世。”
Tony听到了歌词的翻译,他看着Jarvis。
阿然的手指敲着桌子,“很完美。”
“发音也很标准!”孜然还很捧场地拍了拍手。
“所以两位漂亮的小姐,”Jarvis转过了头,“特殊服务会是什么呢?”
 孜然还没来得及介绍,阿然先开了口,“您想要的呢?”
Tony有些疑惑这个女孩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回答。
“既然是特殊服务,我想美丽的小姐大概什么都会答应吧。”Jarvis蜷起指骨,“您能为我们安排这两天的住宿和饮食吗?”
“可以可以!”孜然立刻点头。
阿然歪了歪头,“如果您愿意的话。”
 “是我们的荣幸。”Jarvis礼貌地表达了谢意。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为他们准备午饭?”孜然征求着阿然的意见。
“我知道你的云吞面已经迫不及待了。”阿然把她推到了厨房,“记得我的刀削面。” 
 “所以两位先生。”阿然从厨房出来后,对着Tony和Jarvis指了指楼上,“希望你们满意你们的住所。”


(回归2000)

评论
热度 ( 15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