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26)怀旧情怀[伪更 二修

Paul重症患者:

 走在意大利的街头,随处可见那些容貌姣好的男女,浪漫多情的意大利男人编织着爱情的谎言,使那些美丽的姑娘陷入情网。


Tony看到那些金发的女人,他想起了Pepper。
“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喜欢意大利男人。”Pepper有一次喝醉了穿着高跟鞋蹦跶着跟自己说,一个小时前她开始给自己唱歌,是那首Never grow old,现在又开始说些愚蠢的话,Tony有些哭笑不得。
“亲爱的你今天穿的是细跟的高跟鞋.”Tony伸出手搂住了Pepper的腰。
“哦好吧。”Pepper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不过不得不承认,意大利的男人让女人又爱又恨,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去意大利住上一段时间。”
“然后享受那些意大利绅士给你的免费的赞美和玫瑰花?”Tony盯着Pepper海蓝色的眼睛,这让他们都感觉有些尴尬。
Tony勾起了嘴角,他掏出了Stark phone,他查看着自己的语音信箱。
“说实话。”Tony接过了Jarvis递来的耳机,“我有点希望Pepper能够给我打个电话。”
“您不像会是触景伤情的人。”Jarvis看了一眼那手机屏幕。
”可惜谁都会怀念过去。”Tony调整着自己的耳机,“你得知道,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
“怀旧情怀。”Jarvis平静地说着,他转过了头,却又放慢了脚步。
Tony还没想好回答什么,耳机里就传出了Pepper的声音,他微微抬头,看着那个浅色的男人。
”Tony,你还好吗?“Pepper略略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玩的开心吗,我可不想再做那个时时刻刻关注着你的Ms potts。“
Tony听得出Pepper在学Jarvis,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在Jarvis的程序系统塞进的那些声音片段。
”听说你得去旅行,这的确让人不敢相信,哦也许你还会问会是谁告诉我的,你的朋友们都很关心你,不过...“
Pepper叹了口气,她停顿了几秒。
”Ms potts希望你能开心。“
Tony取下了耳机,把Stark phone放回了口袋,Pepper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响。 
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Jarvis依旧陪伴在他的身边,”小心,sir。“
他差点和一个女人撞上了,还好Jarvis拉住了自己,却又立即松开了手。
不过她身上的香水味道....Tony不自觉地回头想看看那女人的样子。
金色的长发,Tony愣怔着。
”那位小姐和Ms potts所使用的是同一款香水。“Jarvis看到Tony有些失神,”她的眼睛是海蓝色的,如果您想知道的话。“
”我...“Tony摇了摇头,”我没有必要知道这些。“
”您想知道。“Jarvis也摇了摇头,他笑着回答Tony,”您不必回避您的情感。“
Tony点了点头,”我知道有一家还算不错的意大利饺子店,愿意陪我去尝尝吗?“ 
Jarvis盯着Tony看了一会儿,他伸手牵住了Tony的手,”您愿意的话。“
等吃完意大利饺子,他们回到了旅店,旅店的主人热情地问他们需要意大利面吗,他们煮了很多。
”很感谢您的邀请,“Jarvis微笑着回答着,”可惜我们已经享用过美味的饺子了。“
主人耸了耸肩,目送着他们上楼。 


“您明天想出去走走么?”Tony穿了件背心,Jarvis收拾着衣服,他看到Tony脚边多了两个威士忌的罐子。
Tony点了点头,他没什么想法。
”也许我们明天可以出去转转,sir。”Jarvis点了点头。
Tony表示同意,然后他拉上了灯,打算好好睡上一觉,Jarvis坐在了房间角落的一张藤椅上,打算安静地度过一夜。
”你有想过...“黑暗中传来了Tony的声音,”....来床上待会儿么。“
”想过。“Jarvis脱下了外套,和Tony躺在了一起,他们彼此没有互相触碰。
”能唱首歌么,或者说我可以点播一首么?“Tony闭上了眼,Jarvis感觉的到他的心跳和呼吸有些急促。
冰凉的双手抚上了Tony的背,企图让他缓缓平静下来。
“Birds flying highYou know how I feel
Sun in the skyYou know how I feel
Reeds driftin' on by
You know how I feel”
奇怪的音调,Jarvis并没有唱出高音,只是压低了调子,Tony的手指碰了碰他的脖颈表示不满。
“我想如果我唱出了高音,”Jarvis笑着回答,“那会被您评论成Dummy挠着工作室的墙壁。”
“不试试怎么知道?”Tony皱了皱眉。
Jarvis沉默了一会儿,他张着嘴唇,”看上去像一条愚蠢的鱼。“Tony把头埋到了手臂间。
” Yeah freedom is mine      
And I know how I feel .“像极了哭泣的声音,Jarvis的睫毛颤着。 

“It's a new dawn    

It's a new day       

It's a new life    For me  ”Tony低声唱完了剩下的部分,他靠近了一点Jarvis,“我们该睡了。” 

“晚安,sir。”Jarvis道了晚安。 

第二天中午,Tony才醒来,他摸了摸身边,是空的,他睁开了眼,Jarvis已经准备好了一切,Tony半坐在床上,Jarvis将窗帘缓缓拉开,阳光并不怎么刺眼,Tony眯着眼,Jarvis开始报告今天的天气情况。 

“你很久没有这么做了。”Tony的头发有些乱,他揉了揉,“令人怀念。” 

“如果每天都这么讲的话,”Jarvis停下来注视着Tony,“我想那是不合时宜的,sir。” 

“Well。”Tony摇了摇手表示投降,Jarvis给他端来了培根煎蛋和一杯牛奶,Tony愣了一会儿才笑着举起刀叉。

“你是在严格执行Pepper给我制定的那该死的营养计划么?”Tony用叉子插起了一块,然后又把叉子扔了回去。 

Jarvis把手里的盆子放在了床头柜上,“这些非常适合您。”Jarvis凑在Tony的耳边说着,低沉的声音让Tony无奈地笑了笑,”我还是怀念Dummy挠墙。“ 

他抗拒不了这样的男人,Tony倒回了床上。 

刷牙洗漱之后,他端起了那煎蛋,吃了几口,然后喝了一点牛奶,Jarvis坐在藤椅上,看着Tony。 

Tony注意到Jarvis换上了牛仔裤,他吹了声口哨。 

”如果您喜欢。“Jarvis指了指Tony身边的凳子,”您也可以试试紧身裤。“ 

Tony咳嗽了一声,然后继续吃着培根。 

过了一个小时,他们收拾好了一切,“我们也许会去搭巴士,sir。”Jarvis关上门的时候弯腰和Tony说着。 

“不错。”Tony掏了掏衣服口袋,他希望拿出一根巧克力棒,结果什么都没有。 

“您想要的。”Jarvis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递来了一根巧克力棒,顺便给了他一个MP3。 

“你是怎么做到,什么都带在身边的?”Tony看着身边这个男人,咬开了包装纸。“高明的像那些可卡因贩子。” 

“您是说用肛门藏毒?”Jarvis把那一团耳机线理了清楚,递给了Tony。 

“Okay...“Tony咬了口巧克力棒。 

他们随便上了一辆双层巴士,Tony把耳机带上的时候有些犹豫,他把一个递给了Jarvis。 

他想说他们像一对青春期的恋人,但是止住了,他看到那对玻璃珠子似的眼睛带着些喜悦时,他有些语塞。 

尽管他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喜悦。 

阳光很好,他们静静地坐着看着沿途的风景。 

漂亮的意大利姑娘朝他们打着招呼,可爱的孩子也朝他们说着你好。Tony戳了戳Jarvis,Jarvis了然地递给了他想要的巧克力。 

他扔给街边的孩子酒心巧克力,感到十分愉悦。 

”MK44的报告已经处理完毕,sir。“Jarvis调整了一下耳机,他轻声说着,Tony点了点头。 

”其实咱们该好好放松一下。“Tony戳了戳自己的耳朵。 

Jarvis看着Tony,勾起了嘴角,”在这个街角,您可以买到草莓奶昔。“ 

”我可以要大份吗?“Tony笑着说,他想起了Thor在沉迷于美国恐怖故事的时候,跟自己去跳跳汉堡店的时候总会跟自己说上这么一句,他侧头看了看Jarvis,”你身上有零钱吗?“ 

”足够您再买一份冰淇淋的。“Jarvis把零钱放在了Tony的口袋里。 

”你不跟我一起去么?“Tony有些疑惑。 

”我会等您,sir。“Jarvis摇了摇头,”我会一直陪伴您。“ 

Tony捏了捏自己的衣角,搞得衣服褶皱不堪。 

”所以,sir。“Jarvis的手指点着Tony的手背,”您不必畏惧,抑或说是不安。“ 

”我可没有不安。“Tony愣怔了一下,随即脸上又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冰淇淋会冷的像那天您躺在雪地里一样。“Jarvis握住了Tony的手。 


PS:26章修改了开头部分,因为莫名其妙的红灯区戏份让人觉得,奇怪。算是偷懒么,,,为后文铺了个线吧,伪更而已。
美国恐怖故事的部分是第三季的...第几集我忘了,大概是那个夫人和黑女巫一起去跳跳汉堡店,艾玛刚复活之后疯狂进食的那一集。 



评论
热度 ( 10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