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24)他们要去意大利了

Paul重症患者:

他甩了甩手,把手中的甜筒扔进了垃圾桶。
Jarvis侧头看到了Tony脸上有些不耐的表情,他递给了Tony一块湿巾和一罐威士忌。
”您喜爱的。“Jarvis补充了一句。
电影跳回到了片头, 柔和缠绵的钢琴声再次响起,”您有想去的地方吗?“Jarvis这么问道。
Tony并没有回答。“
” 也许会是意大利,也许会是冰岛,甚至...也许会是中国。”Tony眨了眨眼,“我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如果可以我想现在就回纽约,去一次跳跳汉堡店。”
“要大份的草莓奶昔和薯条。”Jarvis补充,他的声音里面并不带有着失落。
“芝士汉堡。”Tony点了点头,“ 但是,Jarvis...其实和你一起的时候也挺有意思的。”他伸出手去够Jarvis的。
Jarvis握住了Tony的手,再缓缓收紧。
“如果楼下的小姐不介意。”Tony直起了身子,“我想抽支烟。”
“如您所愿。”Jarvis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和香烟,然后递给Tony。
”你身上什么都有?“Tony看着手里的打火机,他凑到Jarvis的耳边,笑着说“有安全套么?”
Jarvis没有回答,他就这么看着Tony笑着点燃了手里的烟,“说实在的,Jarvis,你是个很好的情人,谁都会想要的情人。”
Tony眯着眼,“和你在一起会是一件无比舒服的事情。”
“但缺少激情。”Jarvis拿走了Tony手中的打火机,这让Tony很不满。
“我可不是个不会玩火的小孩。”他说着往Jarvis脸上吐了一口烟,然后哑着嗓子干笑。
“缺少激情?年轻人的玩意儿。”Tony躺回了床上,他侧着身子,盯着Jarvis的侧脸,“虽然,我也一直追求着那种感觉。”
“Jarvis,你是个很好的情人,你做的够好了。”手中的烟即将燃尽,Jarvis试图把他手中的烟蒂拿走。
“那会烫伤您,sir。”Jarvis劝说着Tony,他打开了那罐威士忌,满足地喝上了一口,他仰头看着天花板。
“也许会是意大利,也许会是冰岛,甚至...也许会是中国。”Tony眨了眨眼,“我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如果可以我想现在就回纽约,去一次跳跳汉堡店。”。
Tony灌了一口威士忌,他看到了Jarvis手上的丝巾,”你会疼吗?“他握住了Jarvis的手腕,他试图解开那丝巾。
”当然不会。“Jarvis用巧力挣脱了Tony,还把他手中的烟蒂给拿走了。
Tony看得到他的人造皮肤上有一点焦黄的颜色,他叹息了一声。
“其实我还怕,有一天我会放弃你,jar。”Tony揉了揉眉心,“你知道,很多时候会有很多很麻烦的选择题让你做。”
“而您知道我不会让您做这样的选择。”Jarvis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当然。”Tony这么说着。
两人陷入了沉默,房间中弥漫着烟草和威士忌的气味,这让Tony感觉到放松极了。
“我们去意大利吧,意大利怎么样。”Tony闭上了眼,“等我们再在瑞典呆上两天,我们就去意大利,然后再去冰岛,当然还有中国。“
”Ms potts制定过一份旅游的计划,您还记得吗?”Jarvis的眼眸中闪着光芒。
“你是说那份愚蠢的爱人计划?”Tony拉长了语调,“她还是我助理的时候似乎就给自己定了一个计划,后来被我知道了。”
“您会和您今后的爱人去这些地方,您和Ms potts承诺过。”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么愚蠢的承诺?Tony Stark不免这么想着。
“只是没有想到,您不会想去英国。”Jarvis转移了话题,他看得出Tony有些尴尬。
“基佬遍地?”Tony耸了耸肩,“我对英国唯一的好印象大概就是来自于Edwin,不过他做的英国薯条可也是我的一大噩梦。”
Jarvis点了点头,“也许我们可以换一部电影?”
“我很期待。”Tony喝着威士忌点了点头。
“所以这一部是,裘德洛的毁灭之路?”Tony含了口威士忌,搞得说话有点含糊,“嘿!我喜欢裘德洛。”
“看得出来他符合您的口味。”Jarvis略带嘲讽地语气让Tony笑了几声。
”我更喜欢金发碧眼的那种美人。“他看到Jarvis的发色渐渐变深,”没错就是这样,不过白金色的头发也没什么不好,你很适合。“
Jarvis握紧了Tony的手,不再出声。
青年情侣的电影之夜一直持续到半夜,Tony有些困倦的时候,Jarvis关闭了Stark phone,他打开了台灯,暖黄色的灯光让人感觉更舒服。
”我说,你带了安全套么?“Tony眨了眨眼。
”您的身体状况更适合休息。“Jarvis并没有就这么拒绝。
”我坚持的话...“
”如您所愿。“Jarvis伸手把台灯给关上了,他在黑夜中感受地到Tony的呼吸,和他的存在。
”唔...“Tony发出了一声感叹,”我很期待...“
第二天早上,不,确切来说是在三点四十分的时候楼下那位可爱可亲的小姐突然开始敲门。
”我想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Tony不满地低吼着,Jarvis有条不紊地开始穿上衣服,自己则把头给埋在了枕头里。
”您好,亲爱的小姐。“Jarvis打开了门,”我想也许我们的早餐服务还没有...“
”我只是想给您尝尝我烤的乳酪蛋糕而已。“那小姐给他们包装好了蛋糕,额也许该说仅仅为了Jarvis。
”我们今天就得离开瑞典。“Tony敲着床沿。”我有点迫不及待想去领略领略意大利的美妙风情了。“
”蛋糕一定很松软可口。“Jarvis仍不慌不忙地道着谢,”谢谢您的好意。“
”我早上想喝意式拿铁。“Tony又敲了一串。
“请问您能帮我带一杯意式拿铁吗?”Jarvis微微弯下身子。
Tony翻了个白眼。
“那是支开她的最好办法。”Jarvis整理着他们的行李,“所以,sir,早上好,我们也许该离开了。“
美妙的早晨。
他们匆匆地离开了旅店,Jarvis在房间里留下了房费,当那个小姐终于准备好那杯拿铁的时候,那位绅士早就不见了。
她看到桌子上的房费和多给的小费,和没吃一口的蛋糕,把那杯拿铁倒在了水池里。
Tony感觉心情不错,他们就这么走在街上晃荡。
“您真的打算去意大利了么?”Jarvis帮Tony把衣服理好。
”当然。“Tony打了个哈欠,”不过说实在的我真的想再睡一会儿...“
”那也许经济舱会是个不错的选择。“Jarvis建议,”我们先去喝杯咖啡好么?“
”okay。“Tony表示同意。
Tony和Jarvis握着杯意式拿铁等待着飞机,等他们登上飞机的时候,Tony精神还算不错,不过还是睡了三个小时,等他们到达意大利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左右。
”我想去看看那群艺术青年的涂鸦。“Tony这么说着,“Graffito,唔...我是说等我们安置好了之后。”
“有些艺术家的热情会让人感受到快乐。”Jarvis点头同意,“不过您最想看的居然是涂鸦,这让我着实惊讶。”
“...我喜欢你的说话方式,jar。”Tony拢了拢自己的大衣。

评论
热度 ( 15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