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23)洛丽塔(补完

Paul重症患者:

Radioactive深陷囹圄(23)洛丽塔


Jarvis看到Tony的睫毛轻轻颤动,他知道Tony快醒了,他慢慢调整自己的姿势。


“嘿...”Tonay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今天瑞典的天气很好,Jarvis那头白金色的头发显得更耀眼了。


”早上好,sir。“Jarvis道着早安。


“唔...”Tony又闭上了眼,“咱们什么时候去吃薄烤饼?”


“您所期待的蓝莓酱大概会让您失望,”Jarvis说着把自己的颈子上的围巾解下,那条围巾怪大的,Tony眯着眼就这么看着他的动作。


”我还有草莓酱,不我还有巧克力。“Tony那双和巧克力似的眼睛里带着些疲惫,”我今天想找个旅馆好好休息休息。“


“如您所愿。”Jarvis把围巾放在了Tony的膝头,”您的身体报告显示您正处于寒冷状态。“


“你带的围巾大的跟条毯子似的。”Tony哑笑着,他看着靠在船头的姑娘,凑到Jarvis的耳边,”她穿红色的裙子会更好看。“


”那是您的喜好。“Jarvis轻声说着,”您的品味一向那么好。“


”这并不是一种嘲讽。“Tony抬起了头,扬起了嘴角。


Jarvis也勾起了嘴角。


没过多久那个姑娘也醒了,Jarvis给了她应得的报酬,他停顿了一小会儿,身后的Tony已经上岸了,”希望您可以买一条红色裙子,“Jarvis把手中的纸币递给她,”那会很漂亮。“


姑娘羞涩地点了点头,目送着他们远去。


Jarvis和Tony去了一家当地的旅馆,他们的行李放置在这里,这家旅馆装修布置地都很不错,Jarvis和Tony先回到了房间。


“您也许可以先去洗漱。”Jarvis整理着两人的衣物。


Tony点了点头,他示意让Jarvis先下去等他。


当Tony看着墙上薄烤饼地张贴画时,Jarvis朝他招了招手,他正坐在一张圆木桌边,上面铺上了格子桌布。


旁边坐着一个更漂亮的姑娘。


“不错的风情。”Tony瞟了一眼那女孩,敷衍地进行了赞美。


”如您所见,这家旅馆之所以出名,“Jarvis指了指那些张贴画,”就是因为这里的小姐做的薄烤饼很好吃。“说着指了指那个姑娘。




”请问有草莓酱么。“Tony的手支着下巴,”不我是说巧克力酱。“


当自己的眼前出现了草莓酱和巧克力酱的时候,Tony刚想开口说些什么,Jarvis开了口。


”我希望可以来一点蓝莓酱,好吗,可爱的小姐?“


哪个女人会拒绝这样子的一个温柔绅士,Tony看着那小妞的笑脸甚至觉得她脸上的雀斑都在欢快的起舞。


不过很快Jarvis支开了那个小妞,Tony还算满意地舔了口叉子上的果酱。


“今天的活动会很无聊,sir。”Jarvis看着Tony把两种果酱倒在烤饼上,Tony似乎有把巧克力酱也倒上去的念头,Jarvis叹了口气,他把自己面前的烤饼推到了Tony面前,帮他倒上了巧克力酱。


”你是说咱们得看那些无聊的迪士尼电影?“Tony之前看到了自己的Stark phone里有两个下载任务,“你是说冰雪奇缘?别开玩笑了。“


旅店里的收音机里正好切到了let it go。


”真他妈见鬼。“Tony往嘴里塞了一口烤饼,嘴角沾上了紫色和红色的果酱,“我可以提出抗议吗?”


“当然可以。”Jarvis从Tony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Stark phone,他划着屏幕,“您还有魔发公主的选择。”


“我的老天。”Tony翻了个白眼,“你和Pepper交流过资源?当我黑进她的电脑看到她电脑里塞满了各种版本的迪士尼电影的时候...”他挥舞着手中的刀叉。


”放轻松,sir。“Jarvis蜷起指骨敲击着桌面,这个动作让Tony皱了皱眉,这是个不太好的动作,在Tony看来这是一种属于Jarvis的机体状况出现了问题。


Jarvis意识到了这个,他收回手,”电影我会另外安排,sir。今天这个街区会有一辆冰淇淋车,他们的奶油很棒。”


“你没什么事儿吧。”Tony嚼着烤饼,Jarvis给他递上了一块白色的手帕。


“没有,sir。”Jarvis摇了摇头。他检查过了自己的程序,“也许是个小小的游戏。”他这么想着。


Tony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并不希望你有事,Jar,你得知道这点。”


“我当然明白sir。”Jarvis那双玻璃珠子似的眼睛变的更浅了,Tony发现Jarvis不太喜欢将自己的眼睛变成深蓝色了,即使他更喜欢那样的眼睛,但这让他有些愉悦。


享受完了美妙地烤饼Tony满足地上了楼,Jarvis把Stark phone递给了他。


“MK43的进程需要推进,sir。”Jarvis在门口说着,“您希望工作。”


“well。”Tony看到屏幕上的完整的设计图纸,他查看着工作进度,关于各项性能地初步报告也已经给出了。


Tony愣怔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始了研究的进度。


Jarvis把窗帘拉开了,阳光照在Tony的身上。


过了大约四五个小时,Jarvis带了一个榛仁巧克力的甜筒和一大桶冰淇淋回来,手里还拎着个袋子,Tony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盘腿坐在床上,他看着Jarvis手里还拿着插头,后面拖着个小型冰箱。


Tony接过了那个甜筒,顺便打开了那个小型冰箱的门。


上层是塞满了威士忌,下层则是另外几种口味的冰淇淋,还有一小盆樱桃。


Tony看到了开心果味的冰淇淋,”这个...“


”楼下的小姐的哥哥马上就要举办结婚典礼了,“Jarvis把插头插到了插座上,”新娘很喜欢这个口味的冰淇淋,剩了很多,她让我给您尝尝。“


“奇怪的口味。”Tony拿出了那盒开心果味的冰淇淋,Jarvis转身把勺子递给他,顺便把那个袋子放在了床边。


Tony瞟了一眼那个袋子,“你买了什么?”


Jarvis处理好了冰箱之后直起身子,“事实上还为您准备了另外的东西。”他指了指那个袋子,“比如说,Dorito,芝士口味。”


当Jarvis看到Tony往甜筒上面叠加开心果冰淇淋的时候,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还有草莓和香草口味,”Jarvis也拿出了一盒冰淇淋,那是卡布奇诺口味的,“我的意思是您也许可以叠个冰淇淋塔。”


Tony拈起了一颗樱桃,放在了甜筒上面,“好了,属于青年情侣的电影之夜可以开始了。”他把床上的Stark phone递给了Jarvis。


“别让我太失望。”Tony咬了口冰淇淋,“我可不期望真的是冰雪奇缘。”


“希望能让您喜欢。”Jarvis把窗帘拉上,调出了文件,投影在了墙上。


是洛丽塔。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求之不得的故事。”Tony看着电影的开头,咬了口脆皮。


“虽然被他人认为是一场畸形之恋。”Jarvis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Tony身边。


“也许那个小女孩根本没认为那是爱情。”Tony往旁边挪了挪,“你要一起么?”


“受到您的邀请我很开心。”Jarvis把床边的东西收拾干净之后,和Tony坐到了一起。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看着这场悲剧爱情的发展。


看到亨伯特不停地询问洛丽塔的行踪,Tony嗤笑了一声,“愚蠢。”


“而陷入爱河的人都会这么愚蠢,sir。”Jarvis把Tony手中的勺子拿走了。


Tony低头看到Jarvis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这也算么?”他晃了晃手。


“您知道戒指于我而言并不算是爱情的誓言。”Jarvis调整了Tony手上的戒指尺寸,缓缓摘下“在外人看来,我们得是一对爱人。”


“不,还是带着吧。”Tony阻止了Jarvis的动作,那戒指还没有完全被摘下来。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Jarvis清冷的声音响起,Tony看了看手上的那个甜筒。


甜腻的巧克力味在房间中弥漫。



评论
热度 ( 15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