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21)人偶店

Paul重症患者:

”我想喝一口红茶...“Tony支起身子,看向房间的角落,呆愣着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半分钟,然后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红茶,”这让我感觉舒服多了。“
Tony长吁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Tony的呼吸渐渐平稳了起来,Jarvis的手发出微光,照亮了自己的脸,那双蓝色的眼睛近乎透明,这让他看上去有点可怖。
Sorry sir。
Tony下午醒来的时候,Jarvis正在收拾行李,Tony靠在床头,默默地看着他的动作,”我们还会在巴黎呆上两天,您不必担心。“Jarvis走到了Tony的身边,手轻轻覆上了Tony的眼,”您应该再休息一会儿。“
”一时的安适并不是永久的,这点咱们都清楚不过。“Tony微笑着伸手,他的手指轻点着Jarvis的手背,然后再缓缓握住。
隔壁房间传来了舒缓的音乐,那是Chirstina的All I need,突然听到英文歌,似乎还有点不适应,那大概是一个新入住的女房客放的,应该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有着漂亮棕发的温柔女人。
”把窗帘拉开吧。“Tony咳嗽了一声,他指了指拉上的窗帘。
下午巴黎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在Jarvis的身上,他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白金色的头发变得短了不少。
“活像个白化病人。”Tony看着他透明的眼珠说道。
Jarvis靠在窗边,回头报以Tony微笑。
接下来的两天,Jarvis以本来的样子开始陪伴Tony,而楼下的老人似乎也并不奇怪,他们去了老人推荐的各类店铺,每一次都会给老人带上一点小东西,老人总是会给他们端上准备好的咖啡和从园子里新开的玫瑰花。
 “Connie,您的名字很美丽。”Jarvis在离开的时候礼貌地向老人道别,他拥抱了那位可爱的老人,“他一直在等待着您。”
 “我明白年轻人。”老人拍了拍他的肩,“祝你们幸福。”
Tony靠在门边,歪着头看着他们的告别,他摇了摇手中的纸杯,”我希望能够续杯。“
他们离开了这个迷人的都市,”所以我们现在得搭廉价航空去瑞典?“Tony有些不满地侧头看了看Jarvis。
”只需要忍耐两个小时,sir。“Jarvis耐心地解释着。
不过人总得试试不一样的生活,否则有什么乐趣。
于是他们就这么去了瑞典的斯德哥尔摩。
“听说有一条很有意思的小巷。”Jarvis说着,“也许您会感兴趣。”
Tony咬了根能量棒,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有一家...经营了上百年的人偶店,“Jarvis收拾着Tony手里的包装纸,”也许能给您的实体创造一定的启发。“
”的确,你还不够完美。“Tony瞟了Jarvis一眼,”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再造一个更完美的。“
Jarvis挑了挑眉,这让他看上去好笑极了,Tony笑着吞咽能量棒的时候不小心被呛着了。
“你是我最骄傲的造物。”Tony的手握紧了Jarvis的。
 有了Jarvis一切都显得很容易,虽然Jarvis放慢了前进的节奏,他们会在很多美丽的地方停留上一小会儿,比如在一家挪威人开的咖啡店里做了一两个小时,还和老板说笑了一会儿。
这让人感到愉悦。
 所以当他们踏进那家人偶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店主在门口挂上了上百串不同材质的风铃,这让Tony感到很有兴趣。
店里只亮着一盏灯,具体来说,是燃着蜡烛,昏黄的灯光让店里的人偶看上去有些诡异。
“欢迎光临年轻人们!”一个热情苍老的声音从黑暗中冒出来, Tony仍细致地观察着这些人偶,精致的脸庞的确很完美,Tony撇了撇嘴。
“您好。”Jarvis弯腰表示了敬意。
“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服务的吗?”一个穿着中世纪白袍的老人手里持着一根蜡烛慢慢靠近他们,“或者你们也只想像那些过路人一样听听故事?”
“故事?有点意思。”Tony扯了扯一个人偶颈子上的项链,Jarvis就这么跟在他的身旁。
老人的眼睛看到Jarvis时闪过一丝光亮。
“那就请坐下吧,年轻人。”老人指了指暗处的两个木椅,上面的古朴的暗纹似乎是在书写着什么话语。
老人慢慢隐于黑暗之中,他熄了手中的蜡烛,慢慢道出那个故事。
“从前有个漂亮的姑娘,她在制作人偶方面很有天分,从小跟着她的师傅学做人偶。那师傅把他所有的技艺都传授给了那个姑娘,认为她是他一辈子的骄傲,不过也有点讽刺,那个姑娘得到了所有的技艺之后,就把那个师傅给杀了,也许只是为了不想让其他人再学到那些技艺吧,奇怪的小女孩。
随着那个姑娘的长大,她变得越来越漂亮,她制作的人偶也越来越完美,跟真人似的,但她总觉得缺了些什么,这让她苦恼不已。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小伙,他可以赋予那些人偶们灵魂,这让她感到惊喜,她觉得那个小伙是那么的神奇,她爱上了那个小伙,不过显然,那个小伙有个喜欢的姑娘,他对她说过,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姑娘。
她知道那个姑娘是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女孩,嫉妒心实在太可怕了,又一天,当小伙去城里买些东西时,她下手了,那个被爱慕的姑娘的脸上的雀斑和微黑的皮肤实在让她瞧不上眼,不过她还是杀了那个姑娘,剥了她的人皮,好好地保存下来。
小伙很快回来了,可他再也没看到自己深爱的姑娘,他不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正暗笑着呢。
姑娘高兴极了,她开始制作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她把人皮和人偶那么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她是那么地高兴,她把那个最骄傲的造物放在了地下室里。
小伙发现姑娘的行为有些不对,但什么都没有发现,那姑娘没留下一点破绽。”
“这有点不可思议。”Tony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不可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那个姑娘得到了一个老人的帮助,那个老人给了她更多的时间去掩饰自己的罪行。”老人笑呵呵地说着,“老人拥有着控制时间的能力,”
“活像个童话故事,huh?”Tony有些无聊,他转头看了看Jarvis。
“请您继续说下去。”Jarvis盯着黑暗中的一个方向,眼神中竟然带着恐惧,这让Tony诧异不已。
“不过老人是个有童心的老人,他很快厌腻了姑娘对提出的要求,他告诉了那个小伙一切的事情,他可很乐得看热闹。”老人停顿了一会儿,”小伙很冷静,他走到地下室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他看清了自己好友的嘴脸,他抱着那个人偶,什么话也没说。“
”后来呢?“Jarvis问了一句。
”小伙囚禁了那个漂亮姑娘的灵魂,他能赋予人偶灵魂,自然也能囚禁人的灵魂,怪可惜的,那么扭曲的灵魂,竟然不能再看上一次了。”老人叹息着。
Tony并不想怎么评价这个无聊的故事,他只不过发现身边的Jarvis有点不寻常,老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老人低沉地笑声在店中蔓延开来。
”所以年轻人,愿意做个交易吗?我会给你无尽的时间,只要你答应我和那个Awful boy一样的要求。“老人的声音在Jarvis的耳边不断回荡。
Jarvis脸上迷惑的表情让Tony感到有些不安,他就看着Jarvis沉默了十分钟,期间那老人在讲完故事之后也再没出声,Tony摇了摇Jarvis的手,”你的系统进入了休眠?“
”并没有,sir。“Jarvis拍了拍Tony的手,让他放心。
他那双近乎透明的蓝眼盯着暗处的一角,那里的老人正向他报以微笑。
TBC
 

评论
热度 ( 20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