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active深陷囹圄(20)我很爱您(好像还挺久没更新了

Paul重症患者:

Tony拍了拍Jarvis的肩,又很快收回了手,Jarvis感觉到了Tony的动作,他缓缓放开了手,让Tony躺回到床上。
今天巴黎的天气不怎么好,似乎是要下雨,Tony把窗帘拉上了,只留了一盏壁灯。
楼下的老人似乎放了一首玫瑰人生,Tony跟着调子哼了两句,有些出神,当他看到Jarvis开始收拾房间的时候,他靠在床头,开始说些什么。
”Colin当年是个混球,当然我也是。“Tony停顿了一下,他看见Jarvis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坐到房间的角落开始倾听无聊的故事。
 ”不过他现在过的似乎不错,也许和那个酸黄瓜女孩,“Tony盯着天花板,”这么说也许有点过分...okay,Jelena,也许和Jelena有点关系,谁想得到那家伙前几天还兴致勃勃地打算去参加性爱派对这几天就能跟个和女人结婚十几年的男人一样生活。“
”这也许是个很好的改变。“Jarvis适时地给出了自己的回应,他觉得自己的程序出现了些微的失误,他看着躺在床上的Tony,感觉到他的情绪似乎有些问题。
这是在一回来就该感到的,Jarvis感到有些疑惑。
”是啊也许,他年轻的时候干过太多混事儿现在也应该安定下来了,我看到他开始喝脱脂牛奶的时候还有点感觉不可思议,他从十八岁开始对威士忌和白兰地的狂热是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的。“Tony继续说着,他看向Jarvis的方向,可对方隐匿在黑暗之中,这让Tony感觉有点心烦。
Tony继续着自己的话,”他跟我一起做过军火生意,后来自己也去做了一点研究,似乎并不怎么失败,有过无数个女伴,日子过的毫无乐趣,他从前最喜欢提到的事情就是和我一起飙车飙地连命都快没了的时候竟然想找自己的初恋女友好好干上一场,怪人。”
Jarvis看着眼前的Tony挥着手,思维混乱地说着些话。
他起身打算下楼给Tony带一杯红茶,“你要去哪?”Tony下意识地问。
“为您准备一些红茶,咖啡并不适合您目前的状态。”Jarvis停在了门口,”如果您需要我...“
”不,你去吧,你的甜点在楼下夫人的厨房里等着你。”Tony盯着Jarvis。
Jarvis加快了自己的动作,他迅速地准备好了红茶,“想来点柠檬吗?”老人笑着出现在Jarvis的身边。
“唔也许。”Jarvis接过半个柠檬,就这么把它放在了托盘上。
他看着眼前的奶油蛋糕,打算切记快,Jarvis顺便把那个蛋糕分给了那位老妇人,那老人笑着品尝了一口。
”是他做的?“老人眉眼间洋溢着温情,Jarvis点了点头。
”希望您可以再为我放几次玫瑰人生好吗?“Jarvis笑着请求老人。
”当然。“老人品味着嘴中的奶油,”他也很喜欢。“
Jarvis看着眼前幸福的老人,弯了弯腰,向老人道了声谢谢后快步上楼。
”您的红茶。“Jarvis把那杯红茶放在了床头柜,然后退回到房间的角落,红茶特有的芳香在房间中慢慢散开,Tony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就这么地出神,过了几分钟,Tony才敷衍地喝了一口。
”唔...“Tony皱了皱眉,把红茶放回到床头柜,”你加了柠檬?“
”是的。“Jarvis看着眼前渐渐困倦起来的Tony,点了点头。
”唔...“Tony觉得到头脑越来越昏沉,”也许我该睡一觉了?“他就这么喃喃地说着。
Jarvis看着Tony慢慢陷入梦乡,他把那盏壁灯给熄了。
巴黎的天气有点糟糕,雨打着窗户的声音伴着轻微的音乐声,在房间里回荡。
Jarvis查看着Tony和Jelena的对话,还有Tony和Colin的会面。
一切都正常地不能再正常,Colin大笑着感谢Tony给自己介绍了好助手,然后说着一些疯话,但Jarvis找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过当Tony和Colin即将告别的时候,Jelena递给了Colin一纸盒牛奶,这看上去有点好笑,Colin开口说道。
“你的机器会不会出现问题,我是说...有人已经联系上我了,别担心是你的那群好战友,他们似乎得知我和你当初的研究的项目有点联系,关于...你的管家的实体问题。”
Tony沉默着等待Colin的进一步解释。
“虽然我很喜欢这个项目,咱们的脑子里总得有点怪点子,不过让他控制你的战甲是件挺可怕的事情,”他觉得Tony的脸色有点不对,“哦不是一件比较刺激的事情,但是如果让他穿着钢铁侠的战甲在纽约到处晃悠这还是有点...”
“...在纽约到处晃悠?”Tony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看到了Jarvis训练实体的视频,没错,那的确让他吃了一惊,不过他还是为自己的造物感到骄傲,Colin的话让他开始意识到不对。
“准确地来说是你的管家玩完越狱游戏之后又用你的战甲庆祝了一番。”Colin喝着手里的脱脂牛奶,表情愉悦。
Tony再次陷入了沉默,他的手指不自觉的划着桌子的边沿。
这是他略有些焦虑时候的小动作,Jarvis清楚地明白这一动作。
“也许你还没和你的战友们确认,但是...”Colin挑了挑眉,“我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人,你的造物值得你骄傲自豪一辈子,外人的话也许你一时听不见,所以你的战友才会找上我。”
Colin把手中的纸盒给捏扁放在了桌上,”也许你得好好想想。“
Tony点了点头。
Jarvis结束了查看,他在黑暗中看着床上的Tony,”Sir,也许您想和我谈谈?”
Tony缓缓张开了眼睛,“你知道我没睡?”
“您并没有喝红茶,”Jarvis平静地说着,“我没有放柠檬。”
“见鬼。”Tony依旧躺在床上。
当他和Colin谈完时,他心里在为自己的好战友们拍手叫好,在Jarvis的实体的制造过程中,自己没有跟他们商量也是因为他认为自己能办好,加上自己隐隐知道他们不会支持自己,然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自己也渐渐怀疑起了自己的造物,他们也适时地提出了补救方案,而到了现在,他们关心着自己的安危,希望自己能意识到Jarvis的异常。
可是他似乎不那么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
为什么?很难说清楚。
也许是Jarvis对自己的感情,也许是自己对他的感情...这一切就和一个毛线团一样。
“你想和我说些什么吗?”Tony清了清嗓子。
“我对您使用过化学药剂。”Jarvis说着,“也许您也已经感觉到了,不止一次。”
Jarvis继续说着,“我也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实体的训练,这点大概您已经知道了,您在怀疑我对您的感情。”
Tony吸了口气。
“亦或是,您对我的感情。”Jarvis清冷的声音在耳边晃荡。
“但我只是希望您能了解到,我用了我认为最正确有用的方式,去爱您并且企图让您爱上我。”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向您表达这种情感,也许是那个小男孩。”Jarvis摸了摸那项链,“也许是上帝。”
“但我真的,很爱您。”
玫瑰人生的音乐还未停,Tony哑着嗓子哼了两句。
TBC

评论
热度 ( 20 )
  1. Loolanay李渭然 转载了此文字

© Loolanay | Powered by LOFTER